monica筆記書】讀心•讀書•讀生活,讀很久以前和很久以後。

或許該先學會豁達。Monica.2005年12月

一個微雨的清晨,薄薄的霧氣尚未消退。樹,隱身在朦朧之中,人,走在寂靜無聲的松林裡。突然一陣風吹過,捲起些許細細碎碎經年累月堆積下來的松林枯枝、球果、殘葉,除了風聲,就只見佇立蒼茫晨雨中的稀疏人影,三五不成雙,顯得寥落幾分。

稀稀落落的,在這春寒時節∼讓我倏地想起蘇東坡的“定風波

莫聽穿林打葉聲,何妨吟嘯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輕勝馬,誰怕?一蓑煙雨任平生。料峭春風吹酒醒,微冷,山頭斜照卻相迎。回首向來蕭瑟處,歸去,也無風雨也無晴。

多少的際遇才成就他這樣的灑脫,歷經多少的困境,讓他得以如此淡泊處世,自得其樂,憂患中仍能泰然自處…有人說,蘇東坡是無可救藥的樂天派。

我更願意相信,他或許已經歷過種種生命中的磨難,得失了然於心。大風大浪走過,再回首,煙塵渺渺,何事掛心頭?所謂「見山又是山,見水又是水」的豁達。人生數十寒暑,或如短歌,或是長篇,總沒個定數,要說解脫生死、了悟禪機,何其難。或許該先學學蘇東坡的澹然處世哲學,先學會「豁達」吧。也就不枉年歲虛長。不過,想想,豁達,應該還是很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