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ica筆記書】讀心•讀書•讀生活,讀很久以前和很久以後。

生活隨筆Monica.2006年2月

出門,經過一戶開滿九重葛花的圍籬,花團錦簇熱鬧推擠著,突然想起另一朵花的記憶。

前陣子,出門散步,走著走著,一陣風起,一朵俗名叫雞蛋花的花兒飄了下來。花是素淨的白,花瓣鑲著粉紅的邊,中央是暈黃的花蕊,簡簡單單的5片花瓣,自成一分美麗。

就那麼巧,飄到我跟前,我撿起那朵花,想的是很久很久以前∼當我還是十來?的稚嫩歲月。

當時我就讀的國小校園裡頭,就種了這麼樣的一棵樹,樹底下有學校安排設置的石桌石椅,年幼的我,總愛和好朋友在放學的當兒,趴在那石桌石椅上寫功課,風吹過,一陣沁涼的花香撲鼻而來,當時只道是尋常,不過就是兩個鄉下小丫頭趴在樹下寫功課,而今卻發現,那真是一種福氣,一段不染人間煙火的純淨歲月。

生活再單純不過,只是起早上學,和同學吵架,劃分地盤;和朋友一起赤腳跳繩,無憂無慮;學著鄰居哥哥姊姊爬樹摘芭樂、採野果,跟不上就大哭一場,大哥哥大姐姐只好投降,摘的芭樂分你一半,最後沒辦法,爸爸決定去買棵芭樂樹苗回來種,種在自家果園裡,從此擁有了自己的芭樂樹,再也不必怕跟不上大哥哥大姐姐的腳步;農忙時期還要跟著下田幫忙除草,到底真做了什麼不記得了,只剩幾個孩子嘻嘻鬧鬧的畫面停格,和偷啃鄰居家甘蔗的經驗,始終是難忘的回憶。

那個年代的左鄰右舍和現在不同,串門子是常有的事;這家忙這,那家忙那,所有的孩子自然玩在一塊兒。也或許是因為身居遠山裡頭,所以不懂外面世界的繁華種種,每天按步就班的生活著,跟著大自然的節奏推移向前…,好些年以後,我才知道都市的孩子,在那樣的年紀,上完學校的課要補習要寫參考書,學校還有年級分班等等,而我對這些竟然一無所知。

我們的學校,好像永遠就只有一個年級一班。如果哪一年突然有一個年級是兩班的,那一定和生肖有關,因為鄉下人家都希望生龍生鳳的,期許家業因此而開展,許是心理上覺得生龍生鳳可以討個好采頭吧!

關於這樣的童年記憶,台北的朋友覺得不可思議。

走進城市多年以後,我才明白。那是一種永遠留存在腦海裡的美麗記憶,深深烙印著我們曾經走過的足跡!

到現在,我看到樹的新生綠芽冒出頭,都會有一種莫名的感動,有時候也會站在大樹底下發呆,更年輕一點的年歲裡,我會不辭辛勞的帶著一枝帶淚的梨花(其實就是剛下過雨啦), 走上好遠的一段路去拜訪朋友,只是想讓他們看看一枝梨花春帶雨的模樣;也曾經傻呼呼地 撿拾路旁被狂風吹倒的櫻花枝,細細地供養在清水瓶中。在那當下,櫻花枝的生命新生了,她不再只是路旁的一枝殘花,她是我最最珍愛的瓶花,稱不上什麼迎花盛宴,可那當時∼ 我對她的真心,我相信花兒會明白!

關於花的記憶、樹的身影,實在太多太多。關於花的美麗,我始終把她們記在心裡,哪怕物換星移,我都記得她們曾經和我相遇!對樹的感情也始終不變,就是發自內心的喜歡,也或許那當中藏著一份童年吧。

你一定也有過相同或類似的感動,對吧!

也許是對花,對寵物,對生活中的一器一皿,甚至是生命中來來去去的人……

我們總會感動,總會在心裡為他們留個位置,儘管時間就這麼過了,他們的影子依然活在我們心裡,關於他們的言語,我們依稀都記在腦海裡。

這些林林總總的記憶串聯起來,就是一段段讓自己感動的人生!我喜歡。